酒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酒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贪杯误入陷阱色诱加恐吓老板被逼写下6万元欠条《新闻》

发布时间:2020-08-28 19:41:59 阅读: 来源:酒杯厂家

合江县建筑小包工头艾小勇,为了承包建筑工地上的钢筋工程,经人介绍认识了建筑老板任飞飞,在交纳保证金问题上发生纠纷后,任飞飞决定不再将钢筋活承包给艾小勇及合伙人王彪升,引起了两人的不满,两人便设计威逼曾当小姐卖淫的伍莉莉色诱任飞飞到出租房内,王彪升等3人突然闯入,以任飞飞强奸伍莉莉为由,对任飞飞进行威逼恐吓、殴打,非法拘禁达9小时,害怕被砍手的任飞飞被迫写下6万元的欠条……

报警:我被非法拘禁敲诈6万元

3月27日是农历二月十九,星期天,辛勤工作了一周的人们,享受着星期天带来的难得放松休息时光,懒散地躺在床上睡懒觉。可坚守在维护社会治安第一线的民警们,每到周末却是维护社会治安最繁忙的一天,值班民警们从星期六晚上一直巡逻至星期天凌晨,刚刚拖着疲惫的身躯返回派出所时,还没有来得及闭上眼睛打个盹,就看见一个50多岁的男子,匆匆忙忙跑到合江县公安局合江镇派出所,焦急万分地对值班民警说:“我是来报案的,昨天晚上被人打了,还强行拘禁我9个多小时,让我拿6万元钱才放我走,我是以下楼拿钱才得以脱身的,他们派人一直跟着我,我真的不敢出去了,害怕他们再次把我抓进去关押……“值班民警询问报警人得知,报警人叫任飞飞,56岁,合江县大桥镇人。在贵州省习水县承包了一个建筑工地,被人设计以强奸名义非法拘禁、殴打,敲诈6万元。

敲诈勒索案,这在社会治安情况比较好的合江县来说是少有发生的,立即引起了值班民警的高度重视。为弄清任飞飞是怎样被人非法拘禁和敲诈勒索的,值班民警给任飞飞递上一杯水,叫任飞飞坐下不要慌,慢慢讲。任飞飞喝了两口水后,定了定自己的情绪,鼓起勇气向值班民警叙述了自己因一时贪色,被人设计以强奸为由,将他非法拘禁9小时,殴打、敲诈勒索6万元钱的不堪回首的经过……

可悲:醉酒贪杯误入色情陷阱

3月26日16时许,一个绰号叫“解放军”的朋友给任飞飞打电话称,他给任飞飞介绍了一个叫艾小勇的朋友,想承包任飞飞在贵州省习水县建筑工地上钢筋工程,任飞飞便赶到合江县滨江路黄桷树喝茶谈生意。“解放军”介绍了艾小勇及艾小勇的两个朋友一男一女给任飞飞认识。男的姓王,女的叫小伍。经过商谈,任飞飞把习水县建筑工地钢筋活承包给艾小勇做,签订了合同,艾小勇需要先交1万元保证金,直到18时30分,艾小勇没有拿钱过来,任飞飞和朋友一起去吃饭,小伍跟着一起去,酒足饭饱后,任飞飞和小伍一起喝茶,而艾小勇按预先约定的交保证金时间拖了几个小时后,再次与任飞飞会面,约定明天交保证金。王彪升与小伍见面后,非常热情地与任飞飞聊天,并带着任飞飞到浴足店,直到晚上11时许,任飞飞随小伍到合江县城区滨江路散步,随小伍走到她家楼下,在小伍的热情邀请之下,心怀杂念的任飞飞,经不住她是单身,住在她那里“方便”的劝说,心怀鬼胎的任飞飞便随小伍进入小伍租住的出租房内,在小伍的主动安排之下,酒后色心胆大的任飞飞脱掉衣服裤子,只穿内裤,倒在小伍的床上等着小伍上床。此时小伍电话响了,小伍以接电话为由走出门外,突然闯入以艾小勇为首的3名男子厉声问道:“你怎么睡在这里?”对只穿着一条内裤的任飞飞不断拍照,随即以强奸小伍为由大打出手,三男子要任飞飞赔10万元,最后经过讨价还价,定为6万元,害怕被砍手的任飞飞在艾小勇等三人的威逼之下,写下了“今收到艾小勇人民币6万元保证金,因自己资金不足交与习水县某工程甲方作为保证金,保证钢筋工程交给艾小勇做”的字据,随后艾小勇等人想了一会儿,觉得有些不妥,又强迫任飞飞写下一张“今借艾小勇人民币6万元,交给甲方习水县某工程作保证金”的借条,并叫任飞飞坐在客厅里,留一名男子看管。到了27日上午9时许,任飞飞假装钱筹齐了让他出去拿为由,离开了出租房,乘电梯下楼后,还接到威胁电话称:“你10分钟之内必须把钱拿来,不然就把昨天晚上拍的照片发到网上去。”

快速:闻警而动抓住嫌疑人

由于任飞飞只知道他是在滨江路两栋高楼里面的22楼被非法拘禁的,具体地名不清楚。却向值班民警提供他下楼时,有个男子跟踪他的线索,值班民警随即带着任飞飞在江畔明珠楼下将正在到处寻找任飞飞的男子挡获,带回公安局审查得知,该男子叫张帮腔,29岁,合江县福宝镇人。张帮腔是3月26日21时许,在贵州省习水县长期镇的乡下,接到“二哥”打来电话于23时50分到合江县城的,并随“二嫂”一起来到“五嫂”(小伍)家,路上“二嫂”叮嘱:“任老板一人睡在你五嫂家里,等会儿你教训他一下。”张帮腔就这样,稀里糊涂地成了非法拘禁、殴打任飞飞的帮凶。

那么“二哥”、“二嫂”和“五嫂”究竟是谁呢?值班民警随即围绕张帮腔提供的线索,经过调查走访得知:“二哥”外号“王老幺”,真名叫王彪升,36岁,合江县密溪乡人。“二嫂”叫赵丽丽,40岁,合江县福宝镇人。“五嫂”叫伍莉莉,28岁,合江县榕右乡人。艾小勇,37岁,合江县实录乡人。值班民警随即围绕王彪升、赵丽丽、伍莉莉和艾小勇的社会关系和行踪展开全面摸排,在较短的时间内掌握了他们的行踪,随即通过社区民警分别与王彪升、赵丽丽、伍莉莉和艾小勇取得了联系,以传讯的方式分别将王彪升、赵丽丽、伍莉莉和艾小勇通知到合江镇派出所接受调查,在强大的法律压力之下,自知无路可逃的艾小勇等人被迫来到派出所接受传讯,交代了因任飞飞中途反悔不将建筑工地上的钢筋工程承包给他为由,设计色诱任飞飞,非法拘禁敲诈勒索的违法犯罪事实。

可恶:威逼女子色诱施敲诈

据伍莉莉交代:3月26日14时许,她给王彪升打电话叫还欠她的700元钱,王彪升叫她到黄桷树对面茶馆,与艾小勇见面后认识了任老板,也就是任飞飞。在茶馆里坐了一会儿,王彪升单独把她叫到茶馆旁边对伍莉莉说:“今天晚上你把任老板叫到你家去和你发生性关系,然后打电话给我。我进屋拍照,敲诈他的钱,事情办好后给你1000元钱”“这事我不干”“如若你不干的活,我就把你以前当小姐卖淫的事,告诉你的男朋友和家人”“千万不要这样!”“那就听话好好干!”万般无奈的伍莉莉只好答应了王彪升。就这样,伍莉莉主动找任老板聊天,互相加了微信,到了晚上7时许,在任老板的主动邀请之下,伍莉莉与任老板和他的朋友一道来到合江县城区二转盘一家饭馆吃饭。酒足饭饱后,伍莉莉邀约任老板来到滨江路散步。这时,伍莉莉接到王彪升打来的电话问道:“你在哪里,是不是和任老板在一起”,“是在一起!”“我交代的事,你一定别忘了,你现在把任老板带到羊咀巷来,我有事情要给他谈。”“要得!”伍莉莉把任老板带到羊咀与王彪升、艾小勇见面,再次坐在一起喝茶,谈承包任飞飞建筑工地上钢筋工程的事,因任飞飞反悔没有谈妥,大家不欢而散。过了一会儿,伍莉莉带着任老板在滨江路上耍,任老板说要开房,伍莉莉主动邀请任老板到她家去住,任老板得知伍莉莉只有一人在家后,便心怀鬼胎地跟随伍莉莉来到了伍莉莉的出租屋内。当任老板脱衣裤上床睡觉后,伍莉莉接到了王彪升打来的电话,便出现了王彪升、艾小勇、张帮腔破门而入,非法拘禁任飞飞长达9个小时之久,对任飞飞进行殴打、威胁,并持刀以要砍任飞飞手为由相威逼,强迫任飞飞写下6万元借据的那一幕!

据艾小勇交代:3月25日9时许,他通过一个绰号叫“解放军”的人介绍认识任飞飞的,花去介绍费1000元,并与任飞飞签订了一份承包工程钢筋的合同,须交纳保证金4万元,艾小勇觉得交纳的保证金有点多,而且去年因承包工地,交纳保证金被人骗了的事,还到合江县公安局经侦大队报了案。对交纳4万元保证金有些顾虑,害怕再次上当受骗,就再次托“解放军”帮忙说情,任飞飞答应只需交纳1万元保证金就可以进场干活了,并经人撮合,任飞飞与王彪升合伙承包建筑工地钢筋,每人出5000元保证金。3月26日12时许,艾小勇和“解放军”等人到合江镇羊咀喝茶摆谈,认识了王彪升,于当天下午4时30分与任飞飞签订了承包合同,答应晚上8时许把1万元保证金给任飞飞送过去。当艾小勇吃过晚饭,从亲戚手中借了1万元钱,准备把1万元保证金交给任飞飞,喊任飞飞打他们公司的收据时,任飞飞以公司公章没有在合江为由,拒绝打公司收据,并把所有东西收拾起来,说谈不成生意了,喊艾小勇把签订的承包合同退还给他,让大家不欢而散。到了晚上10时许,艾小勇接到了王彪升打来的电话后,一会儿,王彪升赶到天堂街三岔路吃烧烤的地方找到了艾小勇,以任飞飞耍了他们,还睡了“五嫂”为由,商定教训一下任飞飞,便出现了非法拘禁、殴打、敲诈任飞飞6万元钱的事。(文中人名均为化名)

鄢德良 王朝良

(记者:王燕)

三国大作战(千连抽)BT版

斗龙战士4双龙核手机版

酱游记

西游来了手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