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酒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印尼决定采用中国高铁方案中国真的赢了吗东方

发布时间:2020-10-18 20:49:17 阅读: 来源:酒杯厂家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印尼国家发展规划部部长索菲安29日称“我们想接受中国的提案”。印尼人并不是不了解自己的国情,暗地里思考得很透彻。中国真的赢了么?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印尼国家发展规划部部长索菲安29日在东京与日本官方长官菅义伟举行会谈,就该国的高速铁路计划称“我们想接受中国的提案”。日本官方长官菅义伟此番表态,含糊地宣布,日本在被其称为“赌上国家自豪感的竞争”的印尼高铁项目中,不情愿地认输了。

不过,作为另一方,中国真的赢了么?10月2日,印尼国有企业部部长莉尼宣布中国成为“唯一竞标者”,日本已经出局。然而,谈判仍在继续,协议尚未签署。在这之前,印尼官员那句“为中国胆识所折服,”让我们心里微微一颤,在最终结果尘埃落定前,有必要好好审视下这条一波三折的雅万高铁。

印度尼西亚是世界最大的群岛国度,爪哇岛作为其经济发展最为发达的岛屿,印尼的主要城市如雅加达、泗水及万隆均坐落于该岛。此次中日竞标的雅万高铁,将爪哇岛西北部的雅加达与其东南方向的万隆相连,总长度约为145公里。雅加达与万隆直线距离约为120公里,与北京到天津距离相同,高铁建成后,列车最高时速可达300公里,建成后两市通行时间将从原来的3个小时缩短至37分钟。

不过,这条不到150公里城际海岛高铁仅仅是印尼高铁项目计划的开端。按照计划,印尼的高速铁路项目总长750公里,贯通雅加达—万隆—井里汶—泗水一线,而雅万高铁则只是其中的优先建设项目。所以,中日两国真正用意恐怕是“老鼠拉木锨,大头在后面”——据报道,印尼高铁项目整体价值高达150万亿卢比(约合600亿人民币)。

早在2011年,日本国际交通顾问公司就对雅万高铁路线做了可行性研究。然而,根据日本方面的报告,修建此条线路并不赚钱,所以印尼方面一直拖延至今。

2015年4月22日,中国与印尼签署的《关于开展雅加达—万隆高速铁路项目的框架安排》,正式加入到雅万高铁的竞标中,同时也标志着中国与日本的高铁大战开启了“印尼回合”。

中国的半路杀出,使日本感到有些意外。然而,2014年10月才刚刚上任的印尼总统佐科·维多多之前的北京APEC之行以及今年3月份出访中日两国,已经为此次印尼高铁争夺战埋下了伏笔。

2014年北京APEC期间,习近平在北京会见了佐科,双方将“推进基础设施建设”位列合作各领域之首。此外,佐科还访问了天津访问,体验了京津城际高铁。2015年3月26日,佐科访华,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再次被放在了首位,双方签订的《中印尼雅加达-万隆高铁合作谅解备忘录》,实际拉开了中日印尼高铁竞争的序幕。

但在访问中国前,佐科先去了日本。期间,安倍承诺为印尼的铁路计划,注入1400亿日元(约合72.3亿元人民币)的资金。

佐科的这次中日之行,颇有引发两国竞价的意思。随同佐科访问的印尼投资统筹机构主任弗兰基在接受《雅加达环球报》采访时,毫不讳言印尼从中方取得了比日方更显著的投资承诺。

“2000,2500,3000,3500.......”中日双方在此次“印尼回合”落槌之前,对印尼都采取了诸多工作,尤其是下半年,双方均派出特使做最后的冲刺:

7月13日,安倍晋三派特使和泉弘人向印尼政府提交了新方案,无论是建设时间还是技术标准都比此前方案更加优越,并承诺为其他基建项目提供资金。

8月10日,中国发改委主任徐绍史作为习近平主席的特使,给佐科带去了中方的可行性方案。该方案的优势在于三年建成,并会进行合资经营和技术转让。

8月26日,安倍晋三再次排和泉弘人向佐科递交了新的报价,这是继中国提出更优惠报价之后日本第二次修改报价。

然而,就在中日进入了最后的“zerohour”之际,9月3日,印尼政府跟闹着玩一样地表示取消高铁项目,俨然狗血剧的情节让双方同时愕然。

印尼9月初的“放鸽子”,按照印尼经济统筹部长达尔明·纳苏蒂安的解释,是出于成本的考虑。印尼认为,相比高铁,中速铁路每小时200至250公里的车速仅仅慢了约11分钟,而工程造价可显著降低30%至40%。

乍一看,印尼算经济账符合实际国情,但是临时变卦,可能醉翁之意不在酒。

分析印尼的真实意图,有必要先介绍印尼国内情况。现任总统佐科·维多多是个重要角色,与历届印尼总统具有军队背景所不同,佐科是一名不折不扣的草根总统。他1961年出生在梭罗市的贫民窟的木匠家庭,大学毕业后,先是从事家具生意,之后进入政坛,便在10年内完成从商人、市长、省长直到国家总统的四连跳,个人经历充满励志和传奇色彩。而在去年总统大选中,也因为其草根背景,被称为“人民之子”,印尼的“奥巴马”。

佐科还是一个提倡务实外交的现代民族主义者。正如中国社科院徐利平所著《从贫民窟到总统府—印尼传奇总统佐科》中所描述,“佐科曾表示,凡是给印尼人民带来巨大实惠的国家,印尼就应该与其亲近、多交往,而那些没有给印尼人民多少实惠的国家或损害印尼人民利益的国家,印尼则敬而远之。”

不过虽然赢得了人民支持,佐科领导的政党和盟友在印尼议会只占有1/3的席位,是不折不扣的少数党。因为在政治高层中缺乏根基,他的执政风格也很难使很多政治、工商业精英适应。

佐科政府去年10月上台时,就承诺要翻修该国老化的公路、铁路和港口,然而在推动议程上一直很挣扎,进展不大。实际上此次高铁项目,除国家企业部部长莉尼站在佐科这一边,其他内阁成员大多对这一计划抱有怀疑甚至反对态度。

那印尼国民怎么看?印尼最大的英文报纸《雅加达邮报》,在当日发布政府退回两国方案的消息后,印尼网友们评论的关注点其实就两个:这条高铁“然并卵”,应该再长点;政府太无能了,以后别国怎么来投资?当然别国既使来投资可能也没用,我们信不过政府的管理水平……

综合上述信息,不难理解印尼为何在高铁项目上纠结不已。印尼不断提出严苛条件的真实用意,是在压低成本同时,减少政府负担和推进阻力,引进技术,为本国带来增加提升制造业,扩大就业等更多好处。

对比中日两国的最后方案,中国的胜出便在情理之中。

根据印尼方面透露,日本竞标时的新方案,项目总投资为49亿美元,其中75%可获得日本0.1%的低息贷款,还款期限为40年,并有望获得10年的宽限期。而中国的预算为55亿美元,利息2%,50年还清。实际算上融资成本,新干线方案的造价,打破了一些人的固有思维,居然比中国高铁方案低。不过,中国有自己的杀手锏。

首先,是建造时间。中国表示如果今年开工,确保3年也就是2019年建成。而日本则要到2021年。这对于力推基建设施,且遇到诸多阻力的佐科来说,越早建设,意味着变数越少。

其次,中方选择合资经营模式,与印尼企业共同承担项目建设、运营管理及项目可持续发展等方面的全部责任,并承诺向印尼转移高铁技术,进行设备本地化生产,开展人员培训,共同拓展第三方市场。这对于提倡务实外交,加强民生就业,着力提升本国制造业的佐科政府来说,同样具有吸引力。

最后,最为重要的是,中国方面不需要贷款担保,而这是日本无法承诺的。

在雅万高铁项目上,印尼政府一直表态政府不准备参与融资,也不准备参与担保。而日本政府一直强调政府间合作,一厢情愿认为凭借优惠的资金条件可以获胜。印尼国营企业部长的副助理GatotTrihargo称,“中国政府具备胆识,不需要印尼提供贷款担保”,“而其他国家,比如日本和德国要求政府担保,我们预算有限无力承担”。所以,时间和合资经营如果说是中国的加分点,那么无需贷款担保则是决定性的条件。

10月2日,印尼国有企业部部长莉尼委婉表示,虽然预计时速为250公里,雅万高铁仍然是高铁项目。

你看,印尼又不提中速铁路什么事儿了。所以,印尼人并不是不了解自己的国情,秉持务实外交的佐科政府在大国之间博弈,两头下注,为本国争取利益最大化,其实暗地里思考得很透彻。

“印尼回合”实际上只是正在进行中的中日“高铁大战”的一幕。从中南半岛到南亚次大陆再到印尼群岛,双方的交手,反映了日本在中国发布“一带一路”重大倡议,主导建立亚投行等一系列动作之后的战略焦虑。《华尔街日报》曾报道,有日本官员就表示“高铁大战”目的“纯粹是为了和中国竞争或者搅局,对此东南亚国家应该看得很清楚”。

大战之后,雅万高铁项目在日本官方呼吁“公平透明”的不忿声中似乎尘埃落定。不过在这场白热化的“印尼回合”中,中国真的赢了吗?

可以确定的是,雅万高铁的拿下对中国有着重要意义。

作为印尼爪哇岛高铁计划的一部分,中国拿到雅万高铁订单,给后续拿下印尼整体高铁项目带来优势,还能在印尼的其他基础建设中占得先机。印尼作为东南亚最大的国家,是一带一路互联通的重要枢纽,雅万高铁的成功的示范作用,也有助于中国在泛亚铁路、东南亚高铁网络建设进程中取得更大突破。因此,目前形势确实令人鼓舞。

不过,在高兴之余,很多人还是“地命海心”地在为中国高铁走出去提醒,“印尼回合”之后,中国还不能踏实地说“赢了”。

伴随着中国企业走出去,越来越多的被人们所熟识“系统性风险”这个词。高铁建设中常常面临这样的风险,中国墨西哥竞标后被取消,中泰铁路谈判的磕磕绊绊,使得印尼高铁建设也不能少了提防。面对印尼政坛多年形成顽疾,佐科政府难有作为,一旦印尼国内政局变化,其风险不得不令人担忧。

此次中国与印尼达成的无贷款担保的协议,可以说中国获得成功的关键。但若“印尼模式”被其他国家所仿效,将可能对中国未来高铁谈判带来负面影响,使中方企业陷入被动。可以理解,海外投资不能目光短浅仅仅算经济账,但是提高项目后续的风险管控水平和管理水平,使当地更好地接受中国企业的到来,才能真正把我们的总账目算好,不仅仅算经济账,不代表不算账,不算好账。

除了高铁之外,中速、普速铁路也应值得重视。如印尼交通仍以公路和水路为主,铁路还以窄轨铁路为主,仍然亟待发展。相比高铁这种昂贵的工具,中速铁路在东南亚国家有着更实际的需求。中国在中速铁路上技术有优势,中速铁路等成本也比高铁更低,这片市场同样也是机遇。

最后,让我们再次回味下总设计师1978年乘坐日本新干线说的那句话:“感觉到快,有催人跑的意思。”

印尼回合暂告段落,中国高铁海外之路的开拓发展道阻且长。在与新干线等的竞速中,无论输赢,我们还是要向前看,努力继续向前跑啊。

抓娃娃机多少钱一台

广州工字钢

上海配资公司

相关阅读